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去台湾旅游 > 台湾游特辑 >

为何台湾佛教都要占地为王?圣严法师这样答

时间:2017-08-30来源:去台湾旅游网 作者:责任编辑
最早接触的佛教团体,当然是慈济,四周众多亲友捐钱给慈济功德会做功德,广布施种福田得福报,便也跟着捐,素雅的慈济人按时来工作室收款,固定每月捐两、三千,相对信众每年捐款百亿,这小钱根本不足挂齿。
  

 

一九九八年五月圣严法师与达赖喇嘛进行一场跨世纪的“汉藏佛教大对谈”,将汉传佛教推上国际舞台。 

 

中台禅寺惟觉老和尚日前圆寂,引起政论节目一片探讨台湾四大佛教团体之声。各大团体的佛法门派与盖世功德,不在此论。隔两天柯文哲在市议会谘询时读《金刚经》,把当下当虚无议员当幻影,不禁让我想起那段与佛结缘的寻佛之旅。

 

 

最早接触的佛教团体,当然是慈济,四周众多亲友捐钱给慈济功德会做功德,广布施种福田得福报,便也跟着捐,素雅的慈济人按时来工作室收款,固定每月捐两、三千,相对信众每年捐款百亿,这小钱根本不足挂齿。但我的近亲每制作大爱台一部戏,杀青后便会“捐一笔”,案子一个接一个,鸿运大开,我的工作室也财源滚滚,阿弥陀佛,真是有捐有保佑。

 

 

工作室大楼下服饰店的一对小夫妻,是虔诚的慈济志工,经常穿着慈济背心参加义卖、救济,乐在其中。一天说证严法师来台北道场,盛情邀约,机会千载难逢便去了。开场由一位比丘尼打头阵感谢大家共襄盛举云云,约莫半个钟头过后,证严上场。楼不高,坐在楼上第一排,近距离见到了证严法师,很激动。但从上场到下场,一个钟头,证严口中没有佛法只有捐款,谁捐了多少钱,谁又捐了一块地,那块地要盖医院……“开释”完毕,比丘尼再上场,请大家捐白米、捐水泥,一包两包都可以……信众热烈响应,最后,荣董一百的请举手!

 

 

立志捐一百万的百万荣董,毕生殊荣福荫子孙等下还可接受证严法师加持。信众含泪感恩陆续举手,小夫妻热泪盈眶,也成了百万荣董,说:连做清洁工的阿姨都捐了,反正每个月慢慢扣、慢慢布施福田给更需要的人……。法会结束,信众陆续上前对证严五体投地顶礼膜拜。从那一天起就不再捐钱给慈济了。

 

 

尔后,中台禅寺功德主邱姐组了个艺文团到和平东路普得精舍修习佛法。道场清幽,宁静安逸,儒雅住持见尊师父拥有硕士高学位,将《心经》,《金刚经》,《六祖坛经》……以深入浅出的方式,娓娓道来,如沐春风,而且,从来没要人捐钱。精进精进,师父只要求信众佛法日日精进。

 

 

期间还去中台万里山间的天祥宝塔禅寺参加“慈悲三昧水忏”法会拜水忏。三昧或称三摩提或者三摩帝,《大智度论》曰:“善心一处住不动,是名三昧”。亦即如果众生能够把持正念,不受到任何的动摇,就进入三昧了。但是众生的心,无始以来受到贪瞋痴的污染,所作所为皆是颠倒妄想,如果没一个对自己严厉的规范,自我约束,处处总是以散乱心在做事情。故:“一切禅定摄心,皆名为三摩提”拜水忏能以佛法的甘露水洗涤业障和内心的烦恼,以现出拜忏者本来人性的智慧和福德,佛光普照法喜充满。忏悔终了,要再以忏悔三障所生功德回向施主与一切众生。那日,从一早到傍晚唱吟经文三跪九叩一整天,虽然腰酸背痛倒也畅快淋漓,业障俱除。拜忏,就是福慧双修的大功德。

 

 

中台禅寺落成大典,精舍租了巴士迎信众躬逢其盛。中台禅寺占地广裘巍峨高耸里外金碧辉煌,大殿迎面而来顶天立地的四大护法,更令人震慑,和简朴的精舍差很大。大典好热闹,政商名流川流不息,有幸站在主殿前几排,亲炙惟觉老和尚圣容,感动到几乎落泪。没多久邱姐病了,还病得不轻,住院开刀后老和尚接她去中台静养,病愈后回家静养修行不再出门。见尊师父也回中台(现在已是副住持),散了,团体散了,缘起缘灭,精进不再。

 

 

就在此时,一位艺文界大老推荐我到法鼓山打菁英禅三,百中选一的机会,岂可错过?力行默照禅,噤声噤语,行走坐卧都是禅。圣严法师亲自授课讲经说道,包吃包住包人洗衣,中餐晚餐外加早茶、午茶和宵夜一日五餐,餐餐素食精致可口一切免费。

 

 

 

 

山脚下,历经岁月洗涤的木造老堂、禅室、寮房,古朴洁净,清风拂面明月高照,简直置身人间天堂听佛开悟,乐不思蜀。彼时立下宏愿,一定再来打菁英禅七(其实“菁英”两字便有了分别心)。课程结束前行皈依大典,和李纪珠、科技大老、学者专家等百人成了“果字辈”法号同门子弟。然后圣严师父引领新入门子弟们参观法鼓山,一路往山上走啊走,登高一看,震惊不已,整个山头都被铲平了,正在大兴土木,看那浩瀚规模绝对超过中台禅寺。

 

 

晚膳后结业典礼,分组代表上台发表感言。好傻好天真的本人激动上台感恩:三天有吃有喝万事不愁,只要静心打禅,等一下我们都要把我们口袋的钱全捐出来,帮助法鼓山大弘佛法志业。圣严师父一旁微微笑:杨施主,这是远远不够的……现在我们法鼓山建设…有科技公司捐来两亿股票,还是不够……。

 

 

 

 

想起佛陀成道只在菩提树下一箪食一瓢饮,便不服反问:师父,请问为何台湾佛教各大门派一定都要大兴土木占地为王?

在语惊四座中,圣严师父没有当头棒喝,只意味深长地看看我:杨施主问的大问哉,我不能回答。

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佛曰:不可说。

 

 

2009年2月圣岩师父圆寂后,独自开了车上法鼓山去悼念。这是法鼓山建设好后,第一次上山。还我山林“本来面目”的“一窗一景”,碧水连天水天相映,大悲心起众生平等。大殿祭坛庄严肃穆,讲台正中央只放了一张师父往常坐的椅子,一本经书,简单朴素一如在世。在众僧不绝于耳的诵经声中,我默念半天,不可遏止地流下了眼泪。

尔时,世尊而说偈言:若以色见我,以音声求我,是人行邪道,不能见如来。师父不答,因我不见如来。驽钝如我,六年后才开了智慧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